试探通辽市辽代古墓和古城遗址现状
发布时间:2016/4/26 9:17:21     

由通辽市所处地理和气候条件决定,在这片科尔沁大地上曾孕育了辉煌灿烂的人类文明。北狄、匈奴山戎、北胡)、鲜卑、乌桓、突厥、回鹘、契丹、女真、蒙古族等少数民族曾在这广袤肥沃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了独具特色、个性鲜明的科尔沁草原文明,编织了耀眼夺目异彩纷呈的区域文化生态,被一些文人学者称之为人类文明曙光升起得地方。特别是,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建立“契丹”国公元916年——1125年以后,我们脚下这片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已成为时北宋政权称臣于辽王朝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由此,在中华文明史上最早创立了“一国两制”政权组织形式。

   据考古发现,辽王朝公元947年“契丹国”改国号为“大辽”皇亲国戚及贵族的墓葬群和诸多大型古城遗址集中分布于通辽市境内。譬如,库伦旗库伦镇前勿力不格村西南1.5千米处,在东西长约7.5千米,南北宽约3.5千米的地方发现了上百座契丹贵族墓葬群。1972年至1985年间,吉林省文物考古队和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在库伦旗境内发掘清理了8座,有墓道、天井、墓门、甬道、耳室和墓室,并在墓室墙壁上有绘制反映契丹人从事政治、经济、社会活动场景的辽代皇亲国戚的古墓。其中,一座在墓道两侧墙壁上各绘制有一幅《出行图》和《归来图》的大型古墓,被冠名为“辽一号墓”,并于 1972年成为中国十大考古发现。调研中发现,库伦旗现存辽灵安州古城遗址现今扣河子镇黑城子整体架构仍清晰可见。该古城墙底基宽20米,城墙残垣断壁至今仍高达8米;为了城堡的严密防守,当初城外又筑有瓮城。古城内还出土了一枚用篆书刻制的“灵安州刺史印”紫铜方章。由此, 于2013年5月该古城被确认为辽灵安州遗址,随之,晋升为国家级重点文物单位。同一时期成为国家级重点文物单位的还有奈林稿辽代古墓葬群;2013年5月下扣河子辽代古城遗址,也被审定为内蒙古自治区级重点文物单位。不仅仅在库伦旗境内,在奈曼旗境内也陆续发掘了辽代文化遗址多达208处,辽代古墓26座。其中,在青龙山镇斯布格图村西北庙子山南坡上的陈国公主与驸马萧绍矩合葬的墓,号称为建国以来中国十大考古发现和二十世纪世界重大考古发现。进而,又被评为国家级重点文物单位。从陈国公主墓墙壁上绘制的那两幅《出行图》、《归来图》看,科尔沁草原当初做为辽政权的核心区域,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不仅与中国各地交往极为密切,而且与西域各国的外交活动和贸易往来也非常热络。从早年被盗的奈曼旗南部山区萧氏家族古墓群中出土的3227件文物看,那些墓主人各个身份显赫,权高位重。据调研,在科左后旗境内曾发掘诸多辽代古城遗址和大型古墓。其中,最惹人眼球的是:于2003年发掘的吐尔基山辽代古墓。该古墓墓室里有一具长2.31米,宽1.31米,高0.9米,棺椁相扣,垂直叠摞八层的彩绘木棺。从其随葬品看、墓主人头戴金箍,身穿十一层用绫罗绸缎做成的衣服,墓道两旁还各站有一尊侍卫,可见,当初墓主人享有高贵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如此完整的辽墓彩绘木棺的出土,在全国属首例,它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又号称当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除外,被审定为内蒙古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科尔沁区莫力庙苏木福巨大型辽代古城遗址,被评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还有扎鲁特旗境内有辽代文化遗址205处陈王豫州古城遗址。这座古城直属上京道临潢府管辖,只有辽王朝王公贵族才有资格坐享的,是一处级别较高的辽政权行政管理机构所在地;尤其是,位于该古城偏东北方向不远处的辽圣宗皇帝妃子寂善大师(墓碑上醒目的写着:南距辽上京300里,东距宁州80里,该墓碑现已成为首都辽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和儿子及孙子耶律洪辩(官职为北大王、混同江君王和上京留守——相当于现今北京市委书记)墓葬的发掘,对于进一步准确认定辽上京所处位置将起决定性作用。还有扎鲁特旗以乌额格其河为中心的契丹早期古城、古墓葬群的发现也让人看后叹为观止。考古表明,这里曾是契丹早期宇文鲜卑建立的大胡里只王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这片土地做为宇文鲜卑大贺氏部族的发源地和统治中心,曾持续繁荣长达350年以上(560年-----910年),由此,也给世人留下了大量契丹早期文化遗产。开鲁县境内发现的辽代古城遗址也有多达150处,辽代大型古墓有四座。尤其是,科左中旗白音他拉辽代大型古城遗址的发现,被一些研究辽文化的专家学者认为:有可能成为颠覆中国古代史的重大事件,将成为日后促使国内外研究辽文化的专家学者,必须重新去考证辽上京准确遗址所在地的重要理由。除上述古墓古城遗址以外,在通辽市境内也发现了界壕、冶铁、石窟寺、石刻、洞窟和岩画等诸多辽代文化遗址。

   几年来,由于在我市境内处处都是辽代古城、遍地皆为辽代古墓,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文物贩子时常乘虚而入,他们用先进的探测仪器疯狂地实施文物偷盗活动,导致有不少研究价值的辽代文物流失于国内或境外市场。面对这种严峻局面,我市各旗县市区政府文物管理部门始终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认真贯彻执行《文物保护法》,尽力去克服人员少、经费不足、战线过长、巡查不利等因素,积极争取国家安防实验项目和文物保护专项资金,努力实施科学保护古墓安全防范实验工程建设,适时组织开展联合执法、打击文物偷盗、设置保护标识、文物普查登记、建档立卡、法律宣传、加强机构建设等形式多样的活动,尽可能的遏制和防范了我市境内辽代文化遗产时常遭到破坏现象的蔓延,使得在文物保护和管理工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